恒行

深度|徐灿统一战交涉幕后 中国首场5星大战要来了

  按照刘刚的说法,徐灿和沃灵顿统一战的交涉因为新冠肺炎的疫情走到一起,但是也因为新冠肺炎的疫情而无法明确推进。“目前就是卡在这里了。”他说。

  3月18日,徐灿并没有登上原本预订要飞往美国迈阿密的飞机。

  “当时公司考虑到徐灿的商务计划,认为这有点早,所以就没有谈下去。”刘刚说。

  随后,按照时间线,刘刚向新浪体育详细解释了为徐灿进行交涉的幕后故事。

  这是由于3月后,沃灵顿换了自己的推广公司,加入了竞技室(MARCHROOM),和WBA\WBO\IBF\IBO世界重量级拳王约书亚成为了同一个公司的战友。签约大公司拓宽了他的联系渠道和商业前景。由于竞技室和金童公司都是体育数字媒体巨头DAZN的股东,所以这样的操作使得平台、推广公司都联系了起来。梅威瑟和帕奎奥的比赛之所以能够促成,并不是因为TMT或者TOP RANK,最后帮助这场史无前例比赛达成协议的,是HBO和SHOWTIME这样的电视媒体老板。

  “难道你周老师还什么都不知道?”徐灿很吃惊地问我,好像被记者套了话,不敢再往下剧透一样。

  (周超)    

训练中的徐灿训练中的徐灿IBF羽量级冠军沃灵顿IBF羽量级冠军沃灵顿

  在2019年的3次世界战,已经使得徐灿的知名度达到了一个高度。从去年底到今年年初,他获得了包括新浪体育、新华社、人物周刊等在内,至少7、8个颁发的年度体育个人奖项。趁着热度,进一步在国内打一次自由卫冕,也能够给公司和自己带来很好的收益。然后徐灿打一次强制卫冕,到明年5月左右再去谈统一战是最为稳妥可靠的办法。

  3月19日晚上,带着这些疑问,笔者和推广人刘刚通了电话,对他进行了采访,才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  去年11月在美国击败罗伯斯三世卫冕后,徐灿回到国内休养了一个月。今年1月,当时沃灵顿的经纪人弗兰克-沃伦直接通过人介绍,给刘刚打了电话,开始探讨和徐灿打统一战的可能。毕竟两名拳手都在擂台上进行了隔空喊话,他们也都希望自己能够借此一战,成为这个级别的无争议王者。

  本来还有一场自由卫冕,可以多赚点再打统一战,所以这比赛是不是来得早了点?徐灿说:“那种比赛意义不大了,我不差这一场(的钱),年轻嘛,还是打值得打的比赛比较好。”

  笔者的格斗搏击报道生涯中,历经过多次被各路赛事大佬和推广人忽悠的事情。以至于去看比赛前,必须先要对阵表,确定这比赛值得去看,也值得署自己的名字去写。虽然当下徐灿已经是世界拳王,张伟丽也已经是UFC顶级女王。但作为中国职业格斗的两大标杆,他们的一举一动才应该被更苛刻地审视。

  原本徐灿准备17日凌晨从曼谷飞多哈,再转机前往迈阿密,跟随佩德罗进行训练备战。

  徐灿原本在国内已经有了办赛的意向,比赛安排在一线大城市。但是因为疫情的影响,导致无法进一步推进。就是5月疫情沉静,国家批准比赛可以进行,也没法凑足3个月的招商期。为此,拳威四海方面和自己的美国合作伙伴金童公司商议,希望让徐灿先去美国打一场自由卫冕,然后再谈其他。但是,没想到美国的疫情也出现了扩展的迹象,宣布了紧急状态,很多比赛也被取消。在这一来一回的交涉中,和沃灵顿的统一战就又被提了出来。

  正是有着这诸多的因素在,所以当时笔者认为龟田和毅是那个令徐灿感到兴奋的人,拳威四海公司的官宣可能更多是炒作。

  采访结束后,可以基本上确认,徐灿和沃灵顿的比赛,其实只差确认具体的时间地点和合同签字。如果最终完成合同,那么这场比赛本身创造的数据价值也将是前所未有的。不但是中国拳手的第一场四大组织两名现役拳王统一战、还因为两个人的BOXREC积分都是5星,所以也将是中国拳击历史上第一场五星级大战。

  3月14日,偶然和在泰国训练的徐灿通话,得知了他将要去美国集训备战的消息。

  名词解释:自由卫冕和强制卫冕

  自由卫冕是职业拳王在获得金腰带后,一般需要在6个月内,从本组织公布的排名前15的拳手中交涉,找一名对手来挑战自己。

  3月19日,拳威四海公司的CEO卢小龙以及推广人刘刚接受了新浪体育的采访,道出了这次交涉的前后原委。

  早在今年1月,笔者就知道拳威四海公司和IBF的世界拳王、目前羽量级世界第一的沃灵顿有过接触,当时拳威四海方面认为这个交涉不成熟,所以没有再进行下去。所以,笔者一直认为徐灿的第三场比赛,会是在国内进行的自由卫冕,毕竟这是利益最大化的方式。

  统一战并不是那么容易促成的,看看日本拳手强如田中恒成、背后有TOP RANK的村田谅太也谈不成统一战。只有井上尚弥在WBSS的框架下,达成了WBA/IBF的统一。

  去年11月在抚州召开WBA世界年会的时候,WBA排名表上的羽量级世界第一大泽弘晋也来到了徐灿的家乡。当时拳威四海公司认为,徐灿的强制卫冕对手应该是他,所以直接指名接受大泽的挑战,将强制卫冕提前一场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  3月17日,当拳威四海公司发出媒体官宣,表示WBA世界拳王徐灿的下一场比赛将是统一战时,笔者还以为是推广公司放的烟雾弹。毕竟在徐灿还有一场自由卫冕的情况下,目前打统一战,似乎并不符合他的利益。

  职业拳击是市场说话的项目,鉴于当下中国体育市场尚未和世界接轨,电视版权市场收益和世界差距极大的情况下,徐灿(20战18胜2负3KO)要想打统一战,不论对手是IBF拳王乔什-沃灵顿(30战30胜7KO)还是WBO拳王史蒂文森(13战13胜7KO),在出场费和比赛条件的交涉上,都将处于劣势,很大可能必须打客场,值得冒这样的危险么?

  对这个问题,刘刚不置可否,因为当下比赛的地点还没有最终确定,也不排除在美国进行。但是,既然条件中有给徐灿的机票,酒店房间,那么徐灿的这场统一战肯定不会是在中国主场。

  协议条件的基本敲定,其实是在3月11日的早晨。当天卢小龙已经预定要从泰国飞回北京,所以刘刚和卢小龙,金童以及竞技室方面的代表在凌晨举行了一次跨越太平洋、大西洋,连接英国(竞技室)、美国(金童)和泰国(拳威四海)三家公司的环球电话会议,最终达成了框架协议。

  刘刚说:“这飞机时间太长了,我们还是很担心。光多哈飞迈阿密就16小时20分钟。16日那天发现美国的疫情越来越严重,我打电话问教练佩德罗-迪亚斯,他的拳馆也关了。虽然他表示可以在拳馆旁边的田径场上训练徐灿,但是没有拳馆,没有沙袋,没有陪练,这怎么练。所以徐灿原本20点要去机场,我们下午16时和卢总商量后,决定徐灿先不要去美国了。毕竟这场比赛虽然达成了一些协议,但是时间和地点都没定,所以备战也不能盲目,徐灿其实上强度的赛前备战,有8-10周就够了。”

  那么徐灿会去利兹打客场是么?记者问刘刚。

  此外,拳威四海公司还就此向WBA方面进行了询问,得知徐灿这场比赛一旦获胜的话,应该就会成为本级别的WBA超级拳王,并同时拥有IBF的世界金腰带。

  当然,比起两个组织的统一战来,本组织内部的卫冕赛都要低一个档次了。

  职业搏击、拳击是个市场推广化项目,那些拿到记者面前来的宣传,里面经常是天花乱坠,充满陷阱的。所以做记者,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在赛事方给你的新闻稿中,分清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。否则被赛事方请到当地酒杯一碰、老师一叫,马上晕乎乎配合写稿尬吹的情况屡见不鲜。

  强制卫冕是组织指定一名拳手,或者安排一个路线图打出一名强制挑战者来挑战拳王。

  对刘刚的采访首先是从徐灿放弃去美国备战开始的。

  鉴于3月14日和徐灿聊天时得到的——“能够感觉到兴奋的对手”的评价,笔者当时认为徐灿的这个自由卫冕对像肯定不是无名之辈。翻看WBA世界前15名单,里面最合适的是现在WBA世界第四龟田和毅。

  不过随后听说WBA制订的路线图是要求大泽必须打一场挑战者排除战,才能获得强制挑战权。对手是TOP RANK公司阿罗姆的麾下拳手赫克托-加西亚。所以徐灿在接受强制挑战前,还有一场自由卫冕的空缺可以安排。

  在这次通话中,徐灿表示一想到要比赛就很兴奋。遂敏感地觉得,似乎拳威四海公司达成了什么具体的比赛协议,他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
  看来,如果新冠疫情在今年下半年可以过去的话,我们应该就可以看到这场刷新中国职业拳击历史的比赛了。

  龟田虽然也是关西人,但是在日本的人气和知名度远远超过久保隼、甚至田中恒成也不能和他相比,算得上是大牌。和他这样成名已经7年多的升级拳王打比赛,对于徐灿来说,是个稳妥的安排。

  刘刚在接受访谈的时候说:“统一战的交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早来晚来,早晚都要来的,而我们觉得拿到了还算合适的条件,所以徐灿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我们就要帮助他实现。”

  疫情和沃灵顿换公司的关系

  协议的内容包括徐灿的出场费、对方给的机票数量和机票规格、当地提供的酒店房间、中国地区的转播版权、商业广告露出规则等较为详尽的条件。

  去年徐灿在加州印地奥参加卫冕战的时候,龟田和毅来到现场观赛,和推广人刘刚有过合影。他因为自己的老爸龟田史郎与JBC日本职业拳击管理机构关系很差,推广公司被吊销了日本办赛执照,因此不得不一度加入协荣推广公司。而拳威四海推广人刘刚和日本协荣公司的会长若林关系很不错。徐灿当年在大同对阵瑟米诺比赛的时候,若林就曾经到中国来观赛。

  刘刚说,在3月11日听说基本上达成协议后,徐灿一个晚上都兴奋得没有睡着觉,他对比赛的渴望很强烈。

  竞技室和金童方面进行联系后,金童公司的赛事总监罗伯特又找到了刘刚。在得知竞技室抛过来的橄榄枝后,刘刚和卢小龙在M23战队集训的泰国曼谷进行了两天的闭门会议,进行各种推演。按照卢小龙的话说,“把各个方面的利弊、该想的都要想到了。”期间他们也和拳威四海公司的董事长赵军女士进行了沟通,对这场比赛的可能性以及在国内的影响和收益进行了评估。

  那么,原本不是已经否定了乔什-沃灵顿么?怎么一转眼又确认了呢?此外,这个时候就打这么强的对手,对于徐灿来说,是不是早了点。这很有点像还没烘焙熟,就着急下勺子的蛋糕。如果再在国内打一场卫冕战,徐灿的知名度会更上一个台阶,再打统一战招商不会更好么?甚至把沃灵顿弄到澳门这样的地方来打中立场,对于徐灿的获胜概率也更大一些啊。

  龟田和毅还是大泽弘晋?

  记者随后联系了拳威四海公司的两名主政人——CEO卢小龙和推广人刘刚。

  卢小龙明确说这不是忽悠

  龟田和毅(39战36胜3负)是“一门三拳王”龟田兄弟中的老幺。91年出生的他在2013年夺取WBO世界118磅雏量级世界冠军,随后5次卫冕成功。2018年升级到超雏量级,获得了WBC的暂定122磅世界拳王。可惜去年7月13日于美国打组织内统一战的时候,输给了墨西哥的现役正规拳王雷-瓦格斯,未能更进一步。随后他就在今年又升级到了羽量级,希望继续挑战。

  拳威四海公司的这一把,下得有点大,毕竟徐灿是当下公司唯一的顶级招牌,也是好不容易竖起的摇钱树。这么ALL IN,不会担心亏了本么?掌管公司财务的卢小龙说:“刘总相信徐灿,我相信刘总,我们也要对他有信心。”

  卢小龙明确告诉新浪体育说:“徐灿打统一战的交涉是真的,不是忽悠,他现在已经是世界拳王的地位了,我们官宣没必要搞什么炒作,毕竟在他的高度上,我们不能再说什么没影的事情了……现在和乔什-沃灵顿已经接近达成协议,但是没能最终确定。因为这几天疫情急转直下,徐灿去不了美国备战,英国的比赛也被停了,所以我们时间和地点都没法确认下来。但是比赛确实已经都谈得很接近,具体的事情,你可以详细问刘总(刘刚)。”

  通常情况下,自由卫冕更容易,对手相对弱一些,但规则规定:最少三次自由卫冕后,要打一次强制卫冕。